人生的意义

疫情感染的人数越来越多,情况越来越危机,每个人被迫待在家里,一个个弹出的群消息,使得人心惶惶。我也不例外的待在了家里,又开始思考这个长久来一直在思考,却又找不到明确答案的问题:人生的意义是什么?

或许人生的意义是受苦吧,我浏览着呈指数增加的感染人数的新闻,想到。这世间充满了贫穷,不公,不幸,随时会爆发的瘟疫,无休止的战争,无止境的贪婪……面对这些,个人如此无力,只能选择屈服而隐忍。或许正如佛祖所说,人生来就是受苦的。而这种人生意义,从古至今也吸引了无数的信徒。

哲学家阿尔贝·加缪认为,人生就像希腊神话英雄西西弗斯的使命,他被罚把一块石头滚上山,到了山顶石头又会重新滚落,于是一切都要从头再来,直到永远。人生的意义真是这样么?我觉得这样的人生难免太悲观,即使我一时因为疫情而产生了悲观的情绪,但也是不认同这样的人生的。

人生的意义是什么?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,我也曾聆听过其他人的想法,但那些想法,始终不曾让我信服。

有母亲说人生的意义就是他的孩子。但仔细思考后我发现,这样的母亲只是将自己人生的意义寄托于自己的孩子人生,拿孩子当自己的乌托邦,但人生的意义如果不取决于自己,而取决于他人,那人生又有什么意义呢?

有信仰的人将上帝作为人生的意义。这样的人生意义在中世纪的欧洲不会遭到质疑,但在现代,这样的意义只会带来更多的问题,上帝是什么?上帝为什么要创造我?我被创造的使命是什么?回答这些问题的难度不亚于回答生命的意义的难度。

心理学家阿德勒说过人生的意义是利他主义。我们为了他人的利益而行动,我们无私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,这样的人生确实富有使命感和意义感。但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完全利他主义的,将整个人生都付诸于利他,起码我是做不到的,即使有人做到了,我也会觉得这样的人生意义和受苦的人生是无异的。

我曾经觉得人生的意义是财富自由,因为财富自由后我可以做我想做的事情,去我想去的地方,吃我想吃的东西。后来我懂得了,我对财富自由赋予的意义感,只不过是欲望作祟,我只是想满足我的欲望。很多人都是将欲望作为人生的意义的,虽然他们并没有意识到,因为他们想要的,只是更大的房子,更贵的车子或者赚更多的钱。但当我们明白欲望的本质后,才会明白,欲望永远是无法被满足的,当我们接近一个欲望时,便又会有另外一个欲望替代当前的欲望,欲望永远只能被接近,却无法得到。坚信这种意义的人,最终很可能会如浮士德中的主人公一般,为满足欲望而将灵魂卖给了魔鬼。

有太多的观念来解说人生的意义,人生的意义就是受苦;人生的意义就是孩子;人生的意义就是上帝;人生的意义就是对他人无私的帮助;人生的意义就是满足欲望;人生的意义是一场游戏;人生的意义是悲剧;人生的意义是戏剧……面对如此之多关于人生的解释,却都无法让我得出一个明确的答案:人生的意义是什么?

人生真的有意义吗?在偌大的世界里,个人的生命只是沧海一粟,在时间的长河里,个人的人生也转瞬即逝。我们大部人每天醒来,刷牙洗脸,工作,回家,睡觉,然后继续醒来,刷牙洗脸,工作,回家,睡觉。如此周而复始的重复几十年。这样的人生,如西西弗斯重复的推着巨石上山一样,并没多大意义吧。

我也曾很长一段时间觉得人生并无意义,我们只是被上好了发条的胡桃夹子,按照既定的路线行走在人生的轨迹上,到了规定的年龄上学,到了规定的年龄工作,到了规定的年龄结婚,到了规定的年龄退休,到了规定的年龄死去。

但当我看到加缪关于人生意义的解释,我内心似有一束光照了进来。加缪也认为个体的人生似乎是没有意义,每个人都如西西弗斯一样,过着所谓“荒谬”的生活,这种周而复始的无力和迷茫是荒谬的本质。但加缪也认为,人生的意义,在于我们在“荒谬”中寻找意义感。他说:如果西西弗斯觉得对山顶的征服是有意义的,那么他周而复始的推着巨石上山便是幸福的。

我开始觉得,人生的意义,应该就是发现意义吧!我们能从我们做的事情中,寻找到它的意义,坚信它的意义,那么我们便是幸福的吧。当我们觉得工作是有意义的,那么即使周而复始的重复,我们也能乐在其中。

生活的意义是没有明确的答案的,它取决于我们所发现的意义,而这种意义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不一样的,因为每个人对人生的开发都是不一样的。所以上面说的人生的意义就是受苦,人生的意义就是孩子,人生的意义就是上帝,人生的意义就是对他人无私的帮助,人生的意义就是满足欲望……这些关于人生的意义,既是正确的,也是不正确的,他只代表拥有这个观念的人对于他自己的人生赋予的意义。

既然我已经认为人生的意义就是发现意义,那么我何不将我做的每件事都赋予能让我充满动力的意义感。但疫情来临时,我觉得他是有意义的,他让我看到了在危机前人性的光辉;当我每日重复工作时,我觉得是有意义的,我觉得自己工作的内容能产生价值;当我活着时,我觉得自己是有意义的,因为我觉得活着的意义是对生命最大的尊重;当我……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