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年年终总结

今天,12月31日,是2019年的最后一天。

按照往年的惯例,要开始感慨过去的这一年所留下的遗憾,然后制定新年的目标了。这样的惯例重复很多年后,我才明白,遗憾会一直会是遗憾,新的目标也一直是新目标。曾经定下的xxxx年,读多少本书,写多少篇文章,跑马拉松……等等目标,似乎一次也没有完成过。

我花了很长一段时间去思考,为什么会无法完成这些目标。我第一想到的是因为我懒,这似乎是一个很好的原因。为了完成我每年定下的目标,我应该克服懒惰,但是我要怎么克服懒惰呢?关于这一点,我陷入了绝境。懒是动物的天性,我们总是倾向于省下能量,能让自己活的更久。想要克服懒惰,就得跟天性做斗争。

起初,我依靠自律跟天性做斗争,我坚持每周至少运动三次,至少读一本书,看完每一本书后都写书评,我坚持了一个多月,之后我脑海中的断断续续的念头和我说,你这么自律是为啥呢?你看了那么多书,还不照样过不好这生活,你坚持运动,还不照样越来越肥,头发越来越少,然后我开始松懈了,我看书的速度越来越慢,看完后也不想写书评了。又过了一个月,我彻底放弃了,开始随心而欲,想起看书了,就看一会儿,想起要运动了,就下班后去跑两圈。自律是一件很难的事情,他比克服懒惰更要懒,用一件更难的事情去打败一件难的事情,貌似是不合理的。

于是,我换了第二种方式,梦想。靠梦想去克服懒惰,似乎是一个很不错的方式。但我的梦想是什么呢?我陷入思考,思考大半年后,依然得不出结论。年轻时,我是有梦想的,我梦想像比尔盖茨那样的创业家一样,能够改变世界。所以我大学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计算机专业,大学四年期间持续创业了五次,那时候会经常去各种创业咖啡,参加各种创业路演,想办法认识各种投资人,我真切的觉得自己像一个创业者。但当我毕业,选择去公司上班后,我发现我离我的梦想越来越远了,我已经不曾参加过一次创业路演,认识过一个新创业者或者是投资人,我每天只认为自己是一个打工仔。梦想是什么?似乎没有,我只想赚钱。那就姑且把赚钱当做我的梦想吧,为了这个梦想,我去炒币,加杠杠炒涡轮。为了这个梦想,我利用业余时间做公众号,写小游戏和小程序,曾经有一段时间,晚上9点下班,回家后接着写自己的小程序,写到凌晨一两点。我似乎克服了懒惰,但是并没有好结果,我在币市中亏了十几万,那是我刚毕业两年内存下的所有的钱,公众号写了不到一年,放弃了,因为赚不到钱,做的一款小游戏后,放弃了,因为赚不到钱,做了两款小程序后,放弃了,因为赚不到钱。曾经我郁郁寡欢的认为自己的付出得不到回报,现在我才发现我只是在瞎折腾,有回报就怪了,拿欲望当梦想,只会得不偿失。梦想是一件好东西,但人到中年,我才明白这又是多么稀奇的一件东西。

看来自律和梦想都无计可施,我只剩最后一招了,爱好。我又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去思考我的爱好,编程?不,那是我曾经的爱好,读大学的时候是真的喜欢编程,为了写出一个程序,可以几天不睡觉,而现在,我觉得我的爱好貌似就是钱。但对钱的爱好,并不能驱使我克服懒惰,驱使我去实现我每年定下来的那些年度目标。所以我无计可施了,我觉得我就是一条咸鱼了,每天上班下班,上班下班,能把老板安排的事情完成好,表现出很勤劳的样子,貌似也似乎能拿到一个不错的绩效,而且自己每个月的工资,虽然没法让我大富,但起码衣食不愁。

我当了几个月的咸鱼,每天下班后就玩玩游戏看看动漫,上班的时候做做需求,偶尔划划水,日子似乎挺轻松,这样的舒适区是真的挺舒适,但时间久了,发现咸鱼也不是这么好当的。三十五岁的程序员被裁,互联公司裁员……这些新闻每天都会蹦入到我眼中,焦虑如一颗种子,在心里发芽,成长,硕壮,我的性情也越来越差,经常都会因为一点小事情便和家里的妹子发脾气。我知道自己没法好好当咸鱼了,不然迟早又要得抑郁症了。

我其实知道自己的病因是什么:对金钱的欲望。在深圳这个城市,一套房子便宜的也要五六百万,谁不会对金钱充满欲望呢?没有钱,你终究只是城市的流浪者。治疗这个顽疾,似乎唯有赚很多的钱,但这短期内似乎是不可能的,而且我也渐渐并不觉得钱是治疗欲望的良药。我便开始了我自我救赎之路,修心。

我看了很多修心方面的书籍,比如《逆商》,《快乐算法》等等,我也尝试从历史中寻找力量,所以反复看了《全球通史》,《人性中的善良天使》这些历史书籍。我看的这些书都是评分比较高书,刚开始看,似乎有点效果,能平静一段时间,但这些书起的作用,只是如一针镇定剂,药效没有后,我的内心又开始焦躁。直到我看了《理性动物》以及《被讨厌的勇气》这两本书后,我才感觉自己的修心之路,似乎正在路上了。

《理性动物》这本书从动物进化中总结出人类种种动物的本能,比如困扰我很久的对金钱的欲望。拥有更多的金钱,似乎就能更加在人群中凸显自己,那么也便利于自己能繁衍后代,这似乎和孔雀开屏,炫耀出自己漂亮的尾巴没什么区别。于是我开始反思,到底什么是我出于动物繁衍后代的本能而渴望,什么才是我作为理性的人真正想要的。于是,我对金钱的渴望,似乎开始动摇了。我有一位漂亮又可爱的女朋友,她也不要求我要很有钱,只希望我开心就好,既然我并需要为了天性中繁衍后代的本能而担忧,那么我为什么还一直被本能的欲望控制的死死的呢?生而为人,我该有作为人的骄傲。

而《被讨厌的勇气》这本书,讲的主要是阿德勒的个体心理学。阿德勒的心理学理论,主要强调人的烦恼,主要来自于人际关系,人格会在战胜自卑和追求优越过程中不断的完善和发展。我开始思考,我的烦恼,关于对金钱和渴望,或者是自我焦虑,或者是自卑等等,是不是有一部分是因为人际关系了,如果我不去在意我的人际关系,只在乎做好自己会怎样呢?我首先尝试用阿德勒的心理学来解决自己对金钱的欲望,怎么减轻呢?既然阿德勒说人的烦恼来自于人际关系,所以我开始思考我对金钱的欲望和人际关系有什么联系呢?想了很久,我明白了,拥有金钱,才能让自己在人群中脱颖而出,想要证明自己的与众不同,金钱是最快速的工具,它可以让我们环游世界,然后在朋友圈表达自己对世界的热爱,点赞越多便越热爱,它可以让我们开着跑车轰鸣而过,瞬间在大街上吸引目光,声音越大目光便越多,它可以让我们背着名牌包包,然后在地铁上鄙视那些背着小米双肩包的,即使同样都是坐地铁。

我做的第一件事,便是断发朋友圈。我的朋友总是和我说,我的朋友圈就是一个装逼史。因为里面记录的全是我在世界各地的旅行,记录的都是诗与远方,即使自认为自己是打工仔,但是发工作照的时候,也得把腾讯大厦或者阿里中心的定位带上去,凸显自己是一个高级的打工仔。我试着不在人际关系中凸显自己的优越感,去过的什么地方,做了一件自认为比较牛逼的事情,也尽量控制自己不发朋友圈,渐渐的,我没有了发朋友圈的习惯,也没有了去证明自己优越感的习惯。当我开始接受自己只是普普通的一个人,在大街中,和来来往往的人流中一样普通而平凡的一个人时,我有了被讨厌的勇气。

修心似乎有点小成,于是我又回到了每年年末那个富有仪式感的命题,如何实现自己制定下的目标。我开始思考目标本身,我为什么要制定目标?我为什么要实现目标?我制定的目标是出于动物的天性还是人的理性?我又想了很久,我觉得制定目标的方式有点错误。目标是结果,但如果我南辕北辙,不仅没有结果,反倒离结果越来越远。所以在这今年的最后一天,我抛弃了以前给自己制定目标的惯例,采取了给自己制定习惯和系统。

我不去在乎自己读了多少本书,一周运动多少次,写多少篇文章,而是去关注我是否拥有习惯,下班之后,我是否有看书的习惯,而不是刷抖音的习惯;工作之余,我是否有运动的习惯,而不是闭不出户的习惯;我是否有写下自己所感所想的习惯;我是否有反思的习惯……这些习惯,都是我制定的新年计划。

至于系统,这是我认为最重要的。手机的系统会不断的升级,同时也会越来越强大,作为人,同样要不断的升级自己的系统。比如在过去的这一年,我将自己的固定思维替换成了成长思维;我将自己诸多动物的天性替换成了人的理性;我将欲望替代成了对事物的热爱;人的系统,便是我们的认知。升级自己的认知,才能越来也强大。

此上,便是我的年末总结。这一年能切实的感觉自己成长了许多,我开始重新有了梦想,重新有了自己热爱的事情,对金钱不再满溢欲望,开始变的平静,也开始变的充满了动力与拼劲。

在今年的这最后一个月里,我选择了辞职,选择离开阿里巴巴的原因便不说了,毕竟工作只属于人生的一部分,没必要太过在意,阿里同样给与自己很多能让我受益终身的成长。新的一年,愿自己能在修心的路上能走的更远一点,愿自己所制定的习惯与系统,能帮助我完成那些我曾经每年都完不成的目标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